神经科学家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发现了心灵感应的能力!,文章是笔者整理关于"神经科学家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发现了心灵感应的能力!虽然经常被嘲笑

时间:2019-03-26 23:15:16来源:奇闻大视野

本文摘要::文章是笔者整理关于"神经科学家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发现了心灵感应的能力!虽然经常被嘲笑,但许多科学家已在几十年前开始研究与发表关于人类心灵感应的论文,他们也找出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观察研究结果。心灵感应是心灵学的一种能力。

:文章是小编整理关于"神经科学家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发现了心灵感应的能力!图组"相关最新信息在这里与广大网友分享!

我们经常说的自闭症其实有着一个很广泛的定义。

一位自闭症的患者或许可以跟我们正常聊天,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也有其患者几乎不能动,甚至有些完全不能说话。

一些患者还被贴上了自闭症「自闭学者(autistic savants)」的标签。

但这群患者都有着非凡的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自闭症常被称为自闭症谱系障碍(ASD)。

一些「自闭学者」的患者能够类似于电脑或计算机精确的计算。

其他还俱有各种特殊的能力,而且能力非常的广泛,心灵感应也可能是其中一种。

不幸的是,我们通常都把自闭症患者认为「不存在」。

一些证据显示他们不仅有意识,而且他们还比普通人具有更高的智力。

沟通障碍可能阻止了他们与我们沟通,但我们是不是从中忽略了什么?
 

虽然经常被嘲笑,但许多科学家已在几十年前开始研究与发表关于人类心灵感应的论文,他们也找出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观察研究结果。

事实上,在1999年,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统计教授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显示:心灵学实验的效果比阿司匹林防止心脏病发作的结果还来得更强。

心灵感应是心灵学的一种能力。

其他包括遥视,濒死体验(NDE)与灵魂出体(OBE)。

低口语自闭症儿童心灵感应的证据

黛安·鲍威尔博士是一位作家,演讲家,研究员与精神科医生。

她接受过很高的教育,也曾经与一些伟人合作过,其中包括了几位诺贝尔奖得主。

她在大学期间修过生物物理学与神经科学,并曾在神经化学相关的实验室做过研究。

她是从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毕业的。

她曾经与Marshal Folstein共同发表了关于阿滋海默症遗传学的论文,并且也在约瑟夫·科伊尔的实验室做了神经科学的研究。

在1983年获得医学学士之后,她便留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完成医学,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的博士后训练。

1987年7月,鲍威尔博士成为了哈佛医学院的教授,并在那里教神经精神病学,她也从中获得了文化精神病学和心灵医学方面的经验。

她在1989年7月人类基因组计划期间搬到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来从事分子生物学的研究。

她一直对人类意识感到很兴趣,尤其是这些天才儿童的特殊能力。

鲍威尔博士向借用他们来帮助我们认识意识这奥秘的领域。

1987年1月,她到了英国伦敦精神病学研究所,受了6个月的训练。

她的老师是迈克尔·拉特(Michael Rutter)爵士,他是因自闭症的研究而被封爵。

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但最重要的是,很多相信这方面的研究人员一直不停地加入这领域。

如神学科学研究所(IONS)所定的,「人类的扩展能力与心灵学都是很严肃的学科」。

鲍威尔博士与低口语自闭症患者的研究已经显示出心灵感应能力的证据。

在60年代中期,蒙塔古·乌尔曼在纽约布鲁克林的迈蒙尼德医疗中心开始了一系列的实验来测试以材料与做梦的假设。

换句话说,他们可以在睡觉之前选择他们想要做什么梦,这些材料包括了艺术品,电影或照片等等。

实验开始不久后,斯坦利·克里普纳(Stanley Krippner)加入了他的团队。

克里普纳是位梦想学,心理学与心灵学的研究专家。

他们的实验做了10多年。

实验里通常有一位「心灵感应发送者」与另一位「心灵感应接收者」。

最近,在主流科学界里,科学家开发了心灵传递的技术。

这与真正的心灵感应不同,因为它是靠技术协助,但它仍然能开阔人类对心灵感应的视野。

可笑的是,心灵感应有那么多的证据,但现代科学一直限制我们,并阻止我们接受这事实,无论它的证据有多强。

非物质科学也是很重要的

这样的实验每次都无缘无故地被嘲笑。

国际著名的科学家们不断的聚集在一起来强调一些主流科学界里经常被忽略的事实。

物质(质子,电子,光子,任何具有质量的物质)不是唯一的现实。

我们想要了解我们现实的本质,但如果我们不断地只研究物理系统,那我们要怎么进步呢?非物理系统,例如意识,或到底有什么作用呢?它们又与物理系统(物质)有什么种相互的作用呢?我们现代的科学方法是建立于我们是活在一个只有物质世界的想法。

这种科学的观点显然能让我们了解现实,但它已经完完全全地霸占了主流学术界。

结果,科学研究与可用材料都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并且我们一直忽略心灵科学研究。

当前的科学数据已帮助了我们许多,但我们遇到了瓶颈,所以我们必须扩大这些参数,并接受与开始非物质科学的时代了。

这领域会带来巨大的影响,而且新的发现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担忧。

我们需要改变使用技术的方法,并只要对现实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就可以开阔我们的视野。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