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最深处传来未知的声音,外星人

时间:2019-04-13 20:33:40来源:世界奇闻异事

导读:海底最深处传来未知的声音,外星人?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科幻电影,外星人潜伏在人类当中。

和人类看起来一模一样。

其实小编我也一直认为外星人在关注着人类,也许在土星环中,也许就在月球上,更有可能就在地球上,以某些奇特方式存在,又让我们习以为常。

人类探索外在生命,也算是大手笔了,比如中国天眼,美国的突破倾听计划等等。

近有科学家称,接收到了海底深处传来未知声音

这个声音是不是外星人或者是外星人的秘密设施发出呢?现在还不得而知,也有专家称因为海底生活着哺乳类生物,它们也能发出音频,而且频率域比人类的宽许多。

据此推测是鲸鱼发出。

科学家还无法确定这些奇怪声音的来源,但它们可能是须鲸在呼唤配偶时发出的声音。

科学家将水中听音器放到了深度约为11公里的挑战者深渊中。

挑战者深渊为马里亚纳海沟深处,深度达11公里,坐落在美属关岛的西南方向约322公里处。

据国外媒体报道,研究人员近日发布了一段来自海底最深处的奇怪音频。

俄勒冈州立大学哈特菲尔德海洋科学中心的科学家将这段音频称作“西太平洋拨弦声”(Western Pacific Biotwang)。

他们猜测,这最可能是一种我们此前从未听过的、由鲸鱼发出的声音。

这段音频由五个部分组成,每段长度介于2.5秒至3.5秒之间,有的好似低沉的呻吟,频率仅有38赫兹;有的又如金属般嘹亮,频率高达8千赫兹。

“这些片段非常容易识别。

”俄勒冈州立大学海洋生物声学的资深助理研究员莎朗·尼尔柯克指出。

“其中低频率的呻吟声是一种典型的须鲸叫声,如同拨弦一般,十分独特。

但须鲸的叫声并不常见。

这些声音是利用被动声学海洋水下滑翔机录制的。

这些仪器每次可以自动运行数月,下潜深度可达1千米。

研究人员指出,这些声音最接近澳大利亚北部海岸的大堡礁附近的小须鲸发出的、类似电影《星球大战》中激光枪的声音。

 马里亚纳海沟是已知的海洋最深处,位于日本与澳大利亚之间,深度达3.6万英尺(约合11公里)。

须鲸是鲸鱼的一种,大多数海洋中都有它们的身影。

它们靠嘴里的鲸须板进食,将磷虾和小鱼从海水中过滤出来,因此被称作须鲸。

 不同地区的须鲸会发出不同的叫声,除了上述的“星战”叫声之外,北太平洋的须鲸会发出类似拨动金属弦的声音,大西洋的须鲸则会发出低频脉冲般的声音。

“我们对低纬度地区的小须鲸分布情况不是很了解。

”尼尔柯克说道,“它们是须鲸中体型最小的一类,很少待在靠近海面的地方,喷出的水花也不显眼,并且往往生活在公海地区,因此很难对其进行观测。

但它们经常发出叫声,很适合用来开展声学研究。

尼尔柯克指出,此次在西太平洋记录的声音与“星战”鲸歌十分相似,因此很可能正是由小须鲸发出的。

但科学家还无法确定这一点,仍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

例如,须鲸的叫声通常与交配有关,主要发生在冬天。

但此次西太平洋发出的声音却出现在一年中各个时期。

“如果这是鲸鱼交配时发出的声音,为什么我们全年都能监测到呢?”尼尔柯克指出。

“我们需要弄清这些声音出现在夏天的可能性有多大、分布的地域有多广泛。

如今我们已经发布了相关数据,希望其他研究人员可以在过去和未来搜集的数据中识别出相同的叫声,最终判断出声音来源。

”尼尔柯克说道。

“我们还需要更多数据,包括基因、声学和视觉信息,才能确认发出声音的是哪一种鲸鱼,并进一步了解这些叫声的用途。

我们希望能前往该地区,定位声音来源,找到发出声音的动物,获取生物样本,并弄清它们的发声方法。

这真是一种神奇而诡异的声音,只有科学才能解释它的存在。

图为挑战者深渊及周边地区地形图。

去年,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俄勒冈州立大学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共同投放了一台设备,用三个月时间监听了马里亚纳海沟底部传来的声音。

研究人员将水中听音器封在钛做成的箱子中,然后下放到海底。

这件事十分棘手。

图为三种声音从海面到挑战者深渊底部的传播模型。

红色代表声音所含的能量较高。

图像显示,只有当声源处在挑战者深渊正上方时,声音才能传到挑战者深渊底部。

去年,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俄勒冈州立大学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共同投放了一台设备,用三个月时间监听了马里亚纳海沟底部传来的声音。

他们记录了鲸鱼和海豚经过时发出的声音、船只螺旋桨的声音、甚至还有去年7月16日在当地发生的地震的声音。

“你可能会以为,海洋最深处是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之一。

”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海洋研究人员、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罗伯特·齐亚克(Robert Dziak)指出。

“其实那里充满了自然界与人类活动发出的声音。

挑战者深渊(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周围主要充斥着地震的声音,还有须鲸发出的呻吟声,以及上方海域台风的呼啸声。

还有许多声音来自于附近的船只,螺旋桨发出的声音特征十分鲜明,很容易辨别。

”齐亚克补充道。

“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航线枢纽关岛就坐落在挑战者深渊附近。

研究人员指出,监听海底深处的声音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他们采用的做法是,将水中听音器封在钛做成的箱子中,然后下放到海底。

“我们从未把水中听音器放到过深度超过1英里(约合1.6公里)的地方,而此次的下潜深度差不多有7英里(约合11公里),实在令人心惊胆战。

”俄勒冈州立大学海洋工程师Haru Matsumoto表示。

“我们释放水下听音器时,速度必须保持在每秒5米以下。

压力变化太快对仪器不利,我们担心听音器的陶瓷外壳会因此而破裂。

仅过了23天,水中听音器就记录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但主要来源于海面上持续不断的台风和过往船只。

最后,接收到研究人员从海面上发出的声音信号之后,水中听音器离开海底,慢慢地浮上了水面。

“这有点类似向太阳系外层发射深空探测器,”齐亚克说道,“只不过我们是向地球内部的未知领域发射深海探测器。

深海的压力极大。

在一般的家庭住宅或办公室中,大气压通常为101千帕;而在马里亚纳海沟底部,压强则高达11万千帕。

该项目旨在确立太平洋海底最深处的环境噪音基准线。

几十年来,人类活动产生的噪音一直在逐年增长。

而这些录音能够帮助未来的科学家确定此地的噪音水平是否有所上升。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齐亚克和同事们对这些录音进行了分析,努力将船只发出的声音和其它人类活动噪音区分开来。

“我们记录下了一场在附近海床中发生的、深度约为10公里的5.0级地震发出的声音。

而我们的水中听音器位于水下11公里处,实际上处在震源下方,这实在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

台风的声音也十分令人激动。

不过风暴的声音会朝四面八方扩散,使整体噪音水平上升,并持续好几天时间。

Matsumoto指出,水下听音器还录下了许多海面上传来的声音,如海浪和大风等。

“你可能会认为,声音在传播了这么远的距离后会大大减弱,但实际上并不会。

”不过,受声波在水中扩散的方式所限,只有当声源处在挑战者深渊正上方时,声音才能传到挑战者深渊底部。

2014年12月,科学家在马里亚纳海沟底部发现了一种狮子鱼。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所处位置最深的鱼类,深达8145米,比此前的深度记录还多出了500米。

我们对宇宙的探索,首先了解宇宙形成的过程和规律,如果我们掌握了这些,那么寻找宜居星球、外星生命将更具有针对性。

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简简单单的通过可观测到的外在条件去推测。

最近天文学家通过阿塔卡玛毫米/亚毫米波阵列望远镜(ALMA)观测到一个新恒星系统释放强大的旋风,这是以往所没有发现的。

这种情况将为我们更好的了解和清楚恒星形成的过程。

这也就回到了本文开篇提到的。

我们在千变万化的天文变化中寻找其中的规律。

最终能够知道宇宙各类星系系统形成的过程。

天文学家最新观测一颗原恒星——TMC1A,从原行星盘喷射出强劲旋风。

据科学新闻网站报道,目前,天文学家通过阿塔卡玛毫米/亚毫米波阵列望远镜(ALMA)观测到一个新恒星系统的形成阶段,同时,这是首次观测到围绕新生恒星原行星盘释放强大的旋风。

这个新恒星系统形成于较大的气体灰尘云,受引力作用气体灰尘云收缩,最终变得非常紧密,其中心崩溃形成一个球状气体,该区域压力使宇宙物质受热,形成一个发光气体球,最终形成一颗恒星。

气体灰尘云残留物质在原恒星周围旋转,宇宙物质开始积累,逐渐形成较大的簇状结构,最终可形成行星。

目前,天文学家最新发现原恒星释放的强大旋风和喷射流,在此之前,没有人观测发现这些旋风如何形成。

哥本哈根大学尼尔斯-玻尔研究所天文学家佩尔-本杰尔克利(Per Bjerkeli)博士说:“使用阿塔卡玛毫米/亚毫米波阵列望远镜(ALMA),我们观测到一个处于较早期阶段的原恒星。

最新观测到的原恒星被命名为“TMC1A”,位于金牛分子云,距离地球大约547光年。

这个原恒星质量是太阳质量的0.5倍,移动速度为每秒6.4米。

本杰尔克利博士说:“在气体云收缩过程中,宇宙物质开始快速旋转,就像一个花样滑冰运动员通过甩手臂,实现脚尖更快速旋转。

”目前,这项最新研究报告发表在12月15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

人类在对宇宙的形成这一问题一直都在寻找答案,而真相的拼图也在一步步的完善。

最近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到了一组神奇的图片——星系被超大质量的黑洞吞噬,形成美丽丝状物质。

昨天我们还和大家描述了超冷星系吞并小星系的时间。

关于大星系的形成也许就是多样化的。

而黑洞吞噬后的逃逸出来的丝状物质究竟是什么?吞噬后黑洞的内部变化,等等问题也许需要另一块拼图来慢慢揭晓答案。

“NGC 4696”星系周围飘舞着许多美丽的丝状物。

这些丝状物是由尘埃和电离氢组成。

2010年,美国宇航局“哈勃”太空望远镜从另一角度拍摄到的“NGC 4696”星系。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哈勃”太空望远镜近日发回的一幅最新图片显示,一个超大质量黑洞正在蚕食着一个星系。

这个星系名为“NGC 4696”,距离地球大约1.5亿光年。

星系的中心区域在黑洞的作用下形成一种令人震撼的奇特形状。

图片显示,“NGC 4696”星系周围飘舞着许多美丽的丝状物。

这些丝状物是由尘埃和电离氢组成。

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形态是由星系中心的黑洞造成的。

这个黑洞正在阻止“NGC 4696”星系形成新的恒星,并慢慢蚕食着这个星系。

翻腾的黑洞同时产生大量的能量,不断加热星系周围的气体。

欧洲航天局天文学家介绍说,“很明显,炽热气流不断地向外涌出,并带动丝状物质随它们运动。

”这个星系与其原始星系团“半人马座”星系团中的其它邻居不太一样。

此前,天文学家一直认为“NGC 4696”星系是一个特殊的星系,因为它是这个星系团中最明亮的。

自1826年首次发现这个星系以来,天文学家一直对其密切关注。

英国剑桥大学天文学家最新研究成果让人们对“NGC 4696”星系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发现了关于这些丝状触须更为清晰的细节。

通过美国宇航局的“哈勃”太空望远镜,研究人员测量了这种尘埃丝状物。

他们发现,这些触须平均宽200光年,密度是周围气体的10倍。

这些触须像绳索一样缠绕在一起,像是将星系明亮的中心拴在周围的气体上。

研究人员认为,造成这种触须状丝状物的奇特形状和位置的主要因素是星系中心的超大质量黑洞。

欧洲航天局天文学家解释说,“星系的磁场也会随气泡的运动而被扫出,并不断约束和雕刻丝状物内部的物质。

在星系的最中心,丝状物呈现出迷人的螺旋形状,在黑洞周围打转。

最终,它们将被黑洞拖入其中并吞噬掉。

剑桥大学天文学家的最新发现也可以解释为什么“NGC 4696”星系在生长过程中显得“发育不良”的原因。

超热气流甚至能够拖动“NGC 4696”星系的磁场随之运动,这就有可能改变其磁性,并慢慢抑制星系的生长。

恒星的形成依赖于稳定的磁场,而“NGC 4696”星系内部如今的磁场结构可能阻碍了恒星的形成过程。

星系中现存的恒星终将灭亡,又没有新的恒星形成,“NGC 4696”星系难逃死亡的命运。

研究人员认为,对诸如“NGC 4696”星系之类的丝状星系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宇宙中其它大质量星系的死亡原因。

前不久本站刚刚报道过比邻星b相关新闻(链接),当时科学家们就观测到的情况,乐观的认为比邻星b有大气海洋,而且离地球距离相对而言不算远,是一个非常合适是宜居场所,而且潜在存在生命的可能。

不过最近有科学家提出观点认为比邻星b的情况可能并不理想,因为离恒星距离近,而且正如前文描述的,大气稀薄。

那么会有极强的辐射,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命几乎是不可能生存的,也就是说,人类去了也不能在上面居住。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科学家在比邻星的宜居带发现小型岩石行星——比邻星b,再次激起寻找地外生命的希望。

但据《每日邮报》13日报道,有天文学家称,该行星上的生命可能被所绕恒星的电子辐射摧毁,超级耀斑将它置于“灭绝水平”的辐射中。

比邻星b围绕太阳系外最近的恒星比邻星运行,距离太阳只有4.22光年。

虽然其与所绕恒星相距只有地球和太阳间距离的5%,且11.2天就能完成一个轨道周期,但比邻星b所绕恒星非常暗淡,辐射能量比太阳小得多,因此温度足够温和,大约在零下90℃到零上30℃之间,适合液态地表水存在。

科学家认为该星体宜居,那里的条件应该能够支持生命的存在。

但是,其磁场仍是决定性因素。

由于比邻星b运行轨道距离所绕恒星太近,比水星与太阳之间的距离还小,任何恒星耀斑都可能对其表面产生巨大影响。

非盈利机构“蓝色大理石空间科学研究所”天体生物学家迪米特瓦·阿特瑞依相信,耀斑辐射与行星磁场强度之间有着很好的平衡。

如果磁场强度足够大,比邻星b可以像地球大气层那样偏转太阳风;如果磁场很弱,大部分恒星辐射将到达其表面,对可能存在的生命造成潜在威胁。

阿特瑞依模拟了从恒星发出的耀斑对其轨道行星产生的影响。

他在发表于《皇家天文学会月刊》上的论文中写道,虽然耀斑辐射不足以完全消灭比邻星b上的所有生命形式,但还是会定期“扫荡”,造成频繁的“灭绝级别事件”。

阿特瑞依的研究表明,行星的强磁场和良好的大气屏蔽对星球生命具有重要意义,有了这两个因素,再强的恒星耀斑对原始生物圈的影响都要减弱。

此外,阿特瑞依与同事认为,行星表面演化的生命必须在其外层组织变硬后才可能抗辐射,其最新研究转向了生活在地球表面以下2.8公里处的一种棒状细菌,可以在没有光、碳或氧气的极端环境中生存,他们仅从放射性铀中获得能量。

在宇宙探索方面,多个国家都会采取合作的态度,比如欧洲航天局由多个国家组成并出资。

再比如美国的突破倾听计划也有多个成员国,和多个私营公司参与其中。

中国在这方面也在不断尝试,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航天事业蒸蒸日上。

多个国家都委托中国发射卫星。

而最近中国与智利合作,在智利建设天文观测基地。

虽然智利国土面积不大,但这个狭长的区域却是公认的天文观测极佳点。

同时在地球的另一面也有观测点,对于中国来说对天文研究非常重要的作用。

资料图:帕拉纳天文台

太平洋东岸,智利北部,阿塔卡马高原沙漠边缘,海拔2600米的帕拉纳天文台。

太阳西沉,4台8米口径的巨型光学望远镜渐次睁开“眼睛”,将目光投向浩瀚的南半球星空。

借助这些“巡天巨眼”,人们发现一个又一个宇宙奥秘。

就在不久前,科学家们在这里发现了一颗离地球仅4光年的行星,它被认为很可能存在生命。

在距离帕拉纳天文台直线距离约30千米处,一座新的天文观测基地正在规划中。

11月22日,中国国家天文台和智利北方天主教大学签订协议,将在智利北部合作建设天文观测基地。

该基地一旦建成,将成为继南极站后,中国又一个海外天文观测基地。

为什么是智利——公认的地面天文观测最佳地点

2013年,中国与智利合作,在智利大学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南美天文研究中心。

3年来,该研究中心收获不小:促成学者、专家互访及合作研究,协助建立围绕特定科研课题的合作研究团队,目前在智工作一年以上的中国访问学者达10—15人;联合智利高校和中国企业共同建成“中智天文大数据中心”,进行天文观测数据的存储、运算、检索和分析。

“作为中国的天文学工作者,能够在智利建设以我为主的大型观测设备,是两三代人几十年来的共同梦想。

”中科院南美天文研究中心主任王仲说。

为什么要来智利?因为这里海拔高、晴夜数多、视宁度好、空气干燥、夜天光暗,是天文学界公认的地面天文观测最佳地点。

帕拉纳天文台是欧洲南方天文台设在智利的3个顶级观测基地之一。

太平洋在这里遇到了突然隆起的安第斯山脉和阿塔卡马高原,从海平面到2600多米的山巅距离不到12千米。

再加上太平洋洋流等因素的影响,这里的云层几乎恒定维持在海拔约1000米的高度,帕拉纳天文台也就拥有了超乎寻常的稳定天空气象环境,以及一年里约320个无云之夜的极佳观测条件。

天文学家在观测天空时,会按照所处的北半球或南半球观测地,将天空对应分为北天区与南天区。

南天区有很多优势资源,银河系的中心就在南天区,距离银河系最近的恒星星系大小麦哲伦星云也在南天区。

除了天区互补,东西半球存在的时差也使在智利的观测与中国本土观测具有高度时域互补性。

“同样是观测天空,智利的一晚能够给科学家们提供更多的信息,这对于科研工作至关重要。

”帕拉纳天文台科学操作负责人斯特芬·密斯克说。

正因为此,智利如今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光学天文实测基地,欧洲、美国、日本等长期在此发展天文科研,这里集中了全世界大部分口径8—10米的光学望远镜。

到2020年,预计全球3/4大型望远镜都会集中到智利。

对于中国天文学家而言,走进智利,就像走进“天文观测的奥林匹克赛场”,天文学领域最优秀的选手都集中在此,大量的科研及人力资源也汇聚于此,来到这里就能够最直接地接触和参与许多最新的项目和科研成果。

为什么建天文观测基地——加速向天文学研究一流水平迈进

对天文学研究来说,观测是采集数据的主要甚至唯一来源。

在观测过程中,天文望远镜至关重要,尤其是那些顶级望远镜,它们能帮助科学家看得更远,发现更为暗弱的天体。

而这些前所未见的天体中,往往隐藏着浩瀚宇宙当中亟待发现的奥秘。

因此,拥有了望远镜的观测时间就拥有了科学研究最重要的资源。

一般而言,顶级天文望远镜的观测时间很难获得,在智利做访问学者的中国天文学家何金华以欧洲南方天文台为例介绍说,“天文学家想申请到8米级望远镜观测时间的平均成功率仅在15%—20%左右”。

智利多年来制定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其他国家到智利建立天文观测基地。

作为回报,在智利的各国天文基地会给予智利天文工作者10%的望远镜观测时间。

“中国在智利工作的科学家作为智利的合作伙伴,可以分享这10%的观测时间,我们的学者也就有机会使用世界顶级的观测设备。

这个机会非常珍贵。

”中科院南美天文中心的首席科学家黄家声说。

然而对于志向高远的中国天文学家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新一代的天文望远镜是实验型大科学工程当中最为精准复杂的设备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说,超大型的望远镜设备也代表了一个国家的高科技水准。

近年来,中国天文学研究发展迅速,不久前在贵州落成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项目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然而,在天文学最为经典、研究工作也最为活跃的光学与近红外观测领域,中国与世界一流水平还存在很大差距。

“要想真正达到天文学领域一流水平,只靠借用他人的望远镜是不行的,必须有属于自己的观测基地,发展自己的望远镜。

”这个想法越来越成为在南美天文中心工作的学者们的共识:需要充分利用国际上最优秀的自然资源,以我为主进行天文研究,牵头组织一些大型国际科研项目,促进中国天文基础科学和技术领域的发展。

中科院南美天文研究中心成立3年,在进行大量调研、实地考察等准备工作之后,建设天文观测基地的条件已逐渐成熟。

3年来,南美天文研究中心与当地各科研机构和主管部门合作密切,已作为中国国家天文台的代表,获得智利政府认可的“国际科研组织地位”。

王仲说,有了这个认证,中国在智利建设天文观测基地,就可与欧美国家一样,享受到智利政府提供的各种优惠政策。

这在中国所有海外科研基地的建设中尚属首例。

“1.0到2.0的升级换代”——中智天文合作的里程碑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国家天文台与智利北方天主教大学合作建设天文观测基地的协议应运而生。

从中科院南美天文研究中心到签署协议建立天文观测基地,从科研交流到“以我为主开展国际合作项目建设”,中国天文学家们用“1.0到2.0的升级换代”来形容这样的发展。

终于,中国的天文设施有了参加国际天文奥林匹克竞赛的机会。

该观测基地位于阿塔卡马沙漠边缘、文达罗尼斯山2900米的山巅,基地占地面积25平方千米,除天文观测以外,还将建设天文科普设施,为智利各大学的教学科研提供支持。

与之比邻的还有欧洲南方天文台正在建设的世界上最大的39米光学红外望远镜。

中国的观测基地被认为是智利北部最适合建造天文观测基地的地点之一。

智利媒体《三点钟报》这样形容它所拥有的天空:极度干燥,空气穿透度极好,一年中超过85%的时间有清晰的天空,远离光污染。

“过去5—10年,我们看到中国在天文学领域发展迅速,中国来到智利建设天文观测基地,有助于其天文学研究的迅速发展。

”密斯克说。

智利天文学家马克西米利·莫亚诺表示:“无论中国还是智利的天文学研究,都将因这次合作而受益,这是两国天文合作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在自然界的弱肉强食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在茫茫宇宙中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黑洞吞噬其它天体,大星系吞噬其它小星系,今天我们给大家带来的消息是猎户座的超巨星参宿四吞并了一个伴星,而且这个伴星规模还不小,有我们常见的太阳那么大。

真是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被吞了。

天文学家认为如此巨大的恒星旋转的很慢,随着旋转速率减小,它会膨胀的更大,它现在的直径只有8.6亿英里(14亿千米),即是太阳直径的1000倍。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在不久前,位于猎户座的红超巨星参宿四(Betelgeuse)可能已经合并了一个伴星。

参宿四是红超巨星,最终会死于超新星爆发。

按照恒星分类,参宿四已演化到最后阶段。

虽然它的质量是太阳质量的15到25倍,但是它现在的直径只有8.6亿英里(14亿千米),即是太阳直径的1000倍。

(如果将参宿四放在太阳的位置上,它的表面会超过火星轨道延伸到小行星带。

天文学家认为如此巨大的恒星旋转很慢,随着旋转速率减小,它会膨胀的更大。

想一想滑冰者通过他们的胳膊伸缩来控制旋转速度。

却不适用于参宿四,因为它旋转速度达33500mph(53900km/h)。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天文学家,一份声明的第一作者J. Craig Wheeler说:“我们不能解释参宿四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旋转速度。

它的旋转速度是任何单颗恒星的150倍。

仅仅只是旋转,却没有其他影响。

但是Wheeler和他的同事有另外的解释。

他们的计算机模型表面,参宿四在约100000年前吞并了一个和质量太阳质量差不多的伴星。

这可以解释参宿四的这个现象。

(伴星的轨道角动量被转移给参宿四,使它加速有现在的旋转速率。

)Wheeler说:“这种吞食,致使参宿四爆炸以22400mph(36000km/h)的速度向外喷射物质云。

”实际上,在理论预测的距离上,天文学家们已经发现了参宿四喷射物质的遗迹。

虽然还可能会有其他的解释,但是Wheeler说:“事实上,有证据证明参宿四在这个时间尺度上出现过暴动。

”参宿四与太阳之间的距离大约有640光年。

像其他超巨星一样存在的时间会很短。

这颗恒星只存活了大概1千万年。

相反,太阳已经46亿岁了,现在还仅仅是中年而已。

这项新研究被发表在今天(12月19)的月刊上,皇家天文学会公告。

哈勃太空望远镜最近拍摄到距离我们一亿光年之外的神秘星系,其形态对于研究银河系大型星系濒临死亡状态的研究有对比的作用。

如图所示,这是哈勃太空望远镜最新拍摄的NGC 4696星系,其外形颇似一个问号结构。

据科学新闻网站报道,目前,哈勃太空望远镜最新拍摄NGC 4696星系,这个椭圆星系位于半人马星座,距离地球大约1.16亿光年。

NGC 4696星系也被称为ESO 322-91和LEDA 43296星系,其直径为3万光年。

它是半人马座星系团中最大的星系,该星系团中聚集着数百个星系。

令天文学家颇感兴趣的是,NGC 4696星系具有独特的结构,之前观测显示其卷曲暗丝向外延伸,在星空中形成一个“问号”结构,暗色卷须包裹着明亮发光的星系中心。

目前,英国剑桥大学一支天文学家小组使用哈勃太空望远镜探测到NGC 4696星系详细的丝状结构,科学家发现每个灰尘暗丝的宽度大约200光年,其密度是周围气体的10倍以上。

暗丝节聚集在一起,向NGC 4696星系中心内部盘旋,连接星系气体至内核。

很可能该星系内核与暗丝外形和位置密切相关,在NGC 4696星系中心潜伏着一个超大质量黑洞,加热着星系内部气体,并向外释放受热物质流。

同时,该星系磁场清除其气泡运动,限制和塑造暗丝中的物质。

在NGC 4696星系核心区域,暗丝以不规则螺旋型结构向内部卷曲盘绕,保持一定距离漩涡环绕在超大质量黑洞周围,它们被黑洞牵引并最终吞噬。

分析NGC 4696星系的暗丝结构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邻近银河系的超大质量星系濒临死亡,而不是从大量气体灰尘中形成新恒星,事实上银河系邻近星系充满大量古老恒星。

就NGC 4696星系而言,很可能星系内磁性结构阻止了新恒星的诞生。

如图所示,这是哈勃太空望远镜最新拍摄的矮星系NGC 4789A。

其实我们在探索太空过程当中,发现了许许多多的星系。

最初可能是单独的,割裂开来的。

但渐渐的,我们会从中发现直接的关联。

也许这就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

哈勃太空望远镜最新拍摄到矮星系NGC 4789A,它距离地球1400万光年,位于后发星座。

矮星系NGC 4789A中的恒星处于混乱无规则分布,从而使该星系比其它螺旋星系和椭圆星系具有更加微妙和抽象的外观,这些恒星看上去像是随机分布在宇宙之中,但是它们在引力作用下聚集在一起。

NGC 4789A包含大量原子氢,以及较大比率的暗物质(相对普通物质),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该星系恒星诞生概率较低。

目前,哈勃太空望远镜先进巡天相机(ACS)最新拍摄到NGC 4789A星系,两个滤波器(宽V带滤波器F606W和近红外滤波器F814W)用于采集不同波长样本。

一直以来,我们对黑洞的研究非常多,但是对黑洞却又知之甚少。

最近天体物理学家研究发现,黑洞喷射流会驱散和加热星际气体。

这样将会直接影响星系中恒星的形成。

最新研究表明,黑洞喷射流驱散和加热大量气体,将阻碍星系中新恒星的孕育。

据物理学网站报道,目前,天体物理学家最新一项研究表明,黑洞喷射流通过驱散和加热大面积气体,可以影响星系中恒星形成。

这项结果是基于阿塔卡马大型毫米波/亚毫米波阵列望远镜(ALMA)对邻近星系IC5063的观测结果得出的。

这项研究结合之前IC5063星系多样化喷射流驱使的宇宙风观测数据,宇宙风与星系中心超大质量黑洞密切相关,黑洞喷射流驱动邻近星系多样性宇宙风的形成。

大约1.6亿年前,带电粒子(电子/质子)进入黑洞,被磁场线捕获,并高速以电波形式向外喷射。

这种粒子流传播穿过这个星系,历程达到3000多光年。

粒子流穿过一个气体盘,在某一位置驱动较强的宇宙风,使其与星际星云发生碰撞。

欧洲南方天文台甚大望远镜观测数据显示,这种宇宙风可持续50万年以上。

科学家分析ALMA勘测数据旨在判断宇宙风中的气体是否比其它星云中的气体具有不同属性,基于这一目的,他们着眼观测源自密集星际星云中分子的一氧化碳喷射谱线,密集星际星云经常诞生新的恒星,该区域温度通常为零下263摄氏度。

他们研究发现分子气体受到加热黑洞喷射流的影响,黑洞喷射流的温度达到零下243摄氏度至零下173摄氏度,这种影响会阻碍恒星形成,逐渐增强的热量和气体涡动,延迟了引力坍缩。

伴随着喷射流从密集星际星云中移除气体产生的影响,宇宙星云将被驱散,并导致引力坍缩进一步延迟,宇宙风中分子气体的质量至少是太阳质量的200万倍。

由于喷射流存储着能量,宇宙风中的气体分子将比星际星云其它部分具有较高的活动性,这项研究结果将鼓励科学家在该领域进一步探索研究。

同时,该研究表明,探测分子风将比之前所认为的在遥远星系中勘测更简单,仅观测高激态一氧化碳喷射谱线即可。

目前,这项最新研究报告发表在最新出版的《天文学&天体物理学》杂志上。

Gleam项目能够观测到频率在70-230赫兹范围内的无线电波。

图为用无线电波色彩显示的夜空,以及MWA望远镜的一部分。

北京时间11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天文学家近日公布了由澳大利亚的默奇森广域阵列望远镜(简称MWA)为银河系及银河系外全天域MWA望远镜巡天项目(简称Gleam项目)拍摄的第一套照片。

在30多万个星系中,银河系显得格外炫目。

为什么呢?毕竟我们是银河系的一部分,距离最近。

此次巡天项目拍摄的照片远远超过了人眼的分辨能力,包含20多种原色,甚至连辨色能力最出色的动物虾蛄也无法与之匹敌。

据悉,除了麦哲伦云和一部分银河系之外,该项目的拍摄范围囊括了整个南半夜空。

也就是说,这台价值5000万美元(约合3.4亿人民币)的射电望远镜此次共观测到了307456个星系。

Gleam项目能够观测到频率在70-230赫兹范围内的无线电波。

其中有些无线电波已经在宇宙中传播了数十亿年之久。

研究人员称,此次射电望远镜探测项目首次以如此丰富的色彩展现了宇宙的模样。

“人眼能看到红绿蓝三原色,通过比较物体的亮度来视物。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澳大利亚科廷大学的娜塔莎·赫利·沃克尔博士(Dr Natasha Hurley-Walker)指出,“但Gleam项目能‘看见’的原色则多达20种。

这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能力,甚至比能看见12种原色的虾蛄还要强。

到目前为止,这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利用无线电波频率展开的巡天项目,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次“重大进展”。

有了这些图片,研究人员便可以对更多的天体物理现象展开研究了。

“我们的研究团队正利用此次项目成果,分析星系相撞时会发生怎样的情况。

“我们还能从中观察到银河系中最初形成的恒星爆炸后的残余部分,以及超大质量黑洞形成之初和即将毁灭后的形态。

Gleam项目探测的宇宙范围超过了2.44万平方度(立体角量度单位),研究人员称,在今后的数年间,该项目获得的数据都将激发人们对其展开研究。

“此次项目观测的宇宙区域极其广阔,”MWA望远镜主管兰道尔·韦斯博士(Dr Randall Wayth)说道,“像这样的大型巡天项目对于科学家来说极具价值,可以利用在许多天体物理学领域之中,它们起到的作用往往是此前的研究人员根本想象不到的。

此次研究成果还标志着科学家在国际平方公里阵射电望远镜的低频部分(Ska-low)研发中取得了一定的进步,该部分将在接下来几年之内开始建设。

“这是MWA望远镜和Gleam项目团队成员共同取得的伟大成就。

”韦斯博士表示,“该项目让我们对Ska-low建成之后将要观测的宇宙区域有了初步的了解。

利用这种方式绘制了宇宙地图之后,我们便能对Ska-low的设计做出更加精细的调整,让它能观测到更深、更远处的宇宙。

阅读全文